ag亚游大富豪|平台

欢迎访问闻喜党史网!

AG8|开户

 当前位置:首页 > AG8|开户

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

浏览次数:2533    作者:闻喜党史网     发布时间:2016-9-13 15:29:40

   20世纪三四年代,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给中华民族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和损失,这场浩劫历时八年之久,造成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难以估量,闻喜属于日军控制区,自然也给闻喜人们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这次开展此项调研工作,对于牢记历史,不忘国耻,进一步揭露日本侵略者的战争的战争罪行,弘扬爱国主义情操,凝聚全县人民团结奋进, 开拓创新,凝聚民心具有深刻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一、调研情况

    (一)组织情况

    根据中央党史研究室,山西省委党史研究室和运城市委党史研究室的统一部署和安排,闻喜县抗战课题调研工作已于2008年9月20日正式启动。为了做好此项调研工作,中共闻喜县委于2008年9月20日成立了以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高克敏同志委组场的抗战损失课题调研工作领导组、副组长成员由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王民红、县财政局局长许群狮、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杨海林三位同志担任。下设综合组和督察组,综合组设在县委党史研究室,督察组设在县委办公室,9月20日,中共闻喜县委办公室发闻办发﹝2008﹞70号关于抓紧做好«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课题调研工作的通知,同时中共闻喜县委组织部文件闻组干字﹝2008﹞159号关于成立抗战损失调研工作领导组的通知,进一步明确了开展本次抗战课题调研工作的指导思想。总体目标,以及组织领导与职责分工,调研方法,工作部署和工作要求。县委党史办组成5人专门调研组各乡镇和社区也相应成立了由行政一把手任组长、各乡镇组织委员和社区负责人委副组长的抗战课题调研工作领导小组。全县343各行政村及县城四个社区都指派专人配合调研,为保证此次调研工作扎实有序地进行,县财政拨专用经费5万元,各乡镇能支持的给与全力支持,一个信念就是保证此项调研工作全面、细致、深入、扎实,做到客观态度、尊重事实、合乎情理。

    (二)调研过程

    2008年9月10日,党史办调研人员一行两人赴省城进行专职培训,9月26日,县委召开全县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课题调研工作会议,传达省、市文件精神、进行动员部署完后。9月28日组织全县乡镇参与开展抗损调研工作的工作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具体介绍调研方式方法,工作内容、口径及应注意的事项。10月15日至25日,全县个基层行政村,社区办全面开展了此项课题调研工作,月底,党史办全面审阅个乡镇及社区取得的资料,要求各乡镇对出现的问题查漏补缺,进一步充实、补充资料,同时将社会调查材料和档案,文献资料输入电脑,进行汇总,整理,其间,县委督察组赴个乡镇及社区进行督察,保证此项工作在规定完工作段内按时完成。

    2008年11月20日,县委党史办对搜集到的全部资料进行核对、归类、汇总,分别整理处闻喜县抗战时期人口伤亡明细表,财产损失明细表,抗战大事记,开拓撰写调研报告等工作。

    (三)调研方法

    1、查阅档案文献,搜集原始资料

    县委党史办调研人员先后组织人员到运城市档案馆。山西省档案馆及相关的政协文史类、史志办公室及县档案馆、史志办等单位查阅档案及文献资料,查阅一些抗战时期闻喜籍知名人士的回忆录及相关图书,对有关资料复印并整理充实史料。

    2、开展社会调查,获取证人证言

    培训会开后,党史办调研人员协同各乡镇社区调研人员深入农村,驻村调查入户,方法就是先召集本村75岁以上老人回忆当年本村抗战损失情况,集思广量,尽量保证事实的客观性、真实性、掌握证据,证言及证人的叙述,照先另外根据抗战课题调研的有关要求及所需填资料逐一核实,认真填写,对未造成人员伤亡及财产损失的乡村按要求出具村委证明及负责人盖章,摸底调查100%,取得证人证言    份调研工作结束后,我们党史办对所取得的汇总资料及查阅到的档案,文献资料进行分析,考证,汇总,研究并复核和整理,按表格要求填好明细表,最终行政抗战调研系列成果上报材料,具体为:调研报告,统计表1卷,档案资料1卷,文献资料1卷,口述资料13卷,大事记1卷

    二、抗战前后闻喜县自然条件和社会经济变化状况。

    闻喜县地赴山西省难免运城盆地东北部,是省会太原通往运城市的星安门户、东接垣曲、西连万荣、稷山,南面与夏县,运城市接壤,被捕自西向东依次与新绛,侯马市,绛县为邻、全县共设13个乡镇、343个行政村,全境面积达1167平方公里,耕地面积80万亩,人口约38万人,闻喜山河雄伟壮丽,气候温和玻璃生产基地,小麦产量居全国之首,自然条件比较适合农业生产,农业作物有小麦,棉花、高粱、油菜、畜禽、瓜果、蔬菜等,境内山地、塬地、丘陵、平原纵排横连、自然地貌迥然各异,闻喜县历史悠久,人地地灵自建,自建县至今已有二千多年历史,生息在这块土地的闻喜人们经历了无数次战争、疫病、水旱等灾害,顽强不息地拼搏奋争,使这块土地永葆青春而兴旺不替,一代代风云人物从这里崛起,以优秀的品格和卓越的成就叱咤于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各个领域,抗战时期闻喜属于主战区,在这里闻喜深受日寇的侵害,因而在抗战史上自然就留下浓彩的一笔。

    (一) 抗战前后全县行政区划和人口变化情况

    1937年抗战爆发前后,全县共设20个乡镇,有主村146个,附村290个,设村长263人,闾长730人,邻长3856人(25卢为1闾、设闾长,5户为1邻置邻长)监察委员618人,调解委员851人,全县设立6个区(即一、二、三、四、五、六区)抗战爆发后六个区未变,只是在1943年7月,中共稷麓县委成立后,闻喜县第四区区委划归为稷麓三区,1943年,闻喜道北四区划归稷麓县管辖,把原三区的后院头、酒务头、盖寨、后宫一带划归四区、区委往后宫,1938年,中共五区区委成立,1938年底改组,1943年7月,中共稷麓县委成立后,该区划委中共稷麓县委领导下的二区,1938年至1939年12月六区区委和二区在一起,抗日战争胜利后,闻喜县境内继续保留闻喜与稷麓两个县委组织,中共闻喜县委活动范围在铁路以南,以核桃耙村委中心,当时下属四个中共区分委组织,一区是原闻喜一区在铁路以南的半个区,二区在横水和东镇一带,将三区以茨凹河为界分为三、四两个区,河东为四区,驻后宫,河西为三区,驻小寺头,这两个区靠中条山一带是闻喜抗日战争时期的根据地,1947年7月稷麓县委撤销,稷麓一区并入闻喜一区,稷麓二区划归绛南为三区,稷麓三区划回闻喜改称五区,闻喜县民主政府与稷麓,绛南民主政府同太岳三专署管辖,至1948年8月,中共绛南县委撤销,绛南陈家庄,柏林一带恢复为四区,东镇一带的四区,恢复六区,一、二区未变,这样以来,完全恢复到抗日战争以前闻喜的行政区划,中共闻喜县委下属刘个中共区分委。

    抗战前的1937年,全县有总户数21072户,人口134091人,抗战结束后的1945年底,全县总户数为19899户,人口82050人,由于战争原因全县战死,流亡和外出逃难等诸因素导致人口数巨减,据统计总人口减少数为11888人。

    (二) 闻喜沦陷期间,日伪进驻及政权组织情况

    1、闻喜沦陷期间日、伪军进驻情况

    1938年3月3日(农历二月初二)日军十四师团南路酒井支队,有垣曲进入县境,下午王石门、店上到达县城,3月5日,日军山根支队从侯马进入县境,经礼元、东镇到县城,3月18日日军由风陵渡撤回的一部驻于苏村,县城驻守日军为日军河野部队日军准王部在乔寺一带驻扎,北垣及龙庙为日军驻扎点。

    2、闻喜沦陷期间的政权组织情况

    (1)闻喜县国民政府

1938年3月10日,日本侵略军逼近闻喜县境,县长关炳祥携县印和巨款,裹胁大部自卫队员逃往稷王山麓,同日晚,中共闻喜县委带领人民武装自卫队的部分同志进入中条山麓,建立了“闻喜县抗日游击支队”,席荆山,柴泽民按上级党的指示,通过与县长关炳祥临阵逃脱的罪行,迫使第七专署改派景思闵(中共地下党员)为闻喜县县长,1938年10月,中共闻喜县委将抗日游击支队全部拉到夏县韩家岭,改编委八路军游击支队第七大队,闻喜县县长景思闵也因故被阎锡山第七专署免职,调平陆县长王宿人(也是中共地下党员)接任,闻喜县委组织部长委王建兑,1938年底,中共夏县中心县委决定改组闻喜县委,县委工作暂由阎家德主持。1939年4月,高清一任中共闻喜县委书记,此时县委机关迁往中条山前沿富裕一带,以《新华日社》推销处名义活动。1939年12月,阎锡山制造“晋西事变”中共闻喜县委跟随夏县中心县委转移到稷王山麓活动,1940年秋,县委机关以“中药铺”为名隐蔽在卫家庄村三官庙里,1941年秋又迁往夏县西谷村,1943年7月,中共条西地委决定以闻喜四区和夏县四区为基础建立了稷麓抗日民主县政府,随着武装斗争的迅速扩大,稷麓县范围逐步扩大到闻喜一区,五区,1943年底,中共太岳区党委决定开辟条西地区,在横榆村建立了抗日民主县政府,冯彦俊担任第一任县长,在中共条西地委的统一领导下,中共稷麓县领导的稷麓县人民抗日武装力量与中条山下的中共闻喜县县委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遥相呼应、紧密配合,1945年春夏之交,稷麓县区域迅速扩大曾在万泉县、十里文村小槐坡一带设六区,又在稷山县丈八、吴吕一带设防土区,又以闻喜礼元、北村一道和北垣的东边郝壁、南张、北张、苏店、薛店发展的稷麓八区,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时,闻喜境内(包括稷麓县)当的组织,有两个中共县委,9个中共区委,有支部60多个,党员523人。

    (2)闻喜县日伪政府

    1938年7月1日,侵华日军在县城建立闻喜县地方志安维持总会,设总务科,财务科,治安科,商务科,总会长负责全面,1939年1月30日,维持总会改称县公署,除秘书室未动之外,将总务科分为第一科(分管教育),财政科改为第二科,建设科改为第三科。编制为:知事、秘书各1人,各科科长1人,共有1等科员3人,工等科员3人,事务员1人,司法录事2人,检验员1人,司法史警12人,是年建立警察局,1942年裁撤原机构,重设秘书室,民政科,教育科,建设科,警察所。编制为知事1人,秘书1人,科长4人,一等科员4人,二等科员5人,事务员2人,承审员1人,书记员1人,督学4人,技士2人,司法录事2人,检验员1人,雇员12人,夫役10人,政务警察6人,1945年8月,县公署随侵华日军无条件投降而覆亡。

3、抗战期间,闻喜境内中国军队及地方武装情况

    1938年3月3日,日军入侵闻喜后,县委于3月18日在目金召开扩大会议,决定改编自卫队为闻喜县抗日游击支队,下辖梁个大队,后来又扩建了一个特务队和学生队,成立了政治处,供给处、卫生处,还办起了一个修机械所,1938年6月,奉地委指示,由第一大队大队长杨志坚率领100余人参加晋豫编游击队唐支队。1938年10月,其余人员相继改编为八路军游击队第七大队,留下的一少部分后来归212旅。1938年11月在闻喜县又组建了一个第九大队,主要活动于北垣一带,1939年夏,第九大队改编为山西新军第212旅56团2营。1944年春,成立了闻喜县大队,人员只有十多人,大队长和指导员分别由县长和县委书记兼任,1945年6月,抗日战争胜利前,县委决定组建武装工作队,队长由城工部长兼任,同时稷麓县抗日游击支队也于1942年冬成立,在闻喜四区一带活动,同在四区活动的还有闻喜四区区干队,康支队七大队。1943年7月,上级决定,将夏县县大队改为稷麓县抗日游击支队,同时成立稷麓县政府,统一领导这一带的抗日武装斗争。

    (三) 抗战前后全县社会经济变化情况

    闻喜地处河东河谷盆地,东部中条山,层恋叠翠,林啸水吟,西部稷王山抓峰独标,稷王山下是由万千梯田构成的峨嵋岭,蜿蜒起伏中散步着上千条沟壑,西北部的北垣,旷阔而高凉,中部涑水河谷平垣富饶、铁路、公路穿境而过,这里气候温和,光照充足,土壤肥沃,交通发达,治理的人们勤劳而勇敢,智慧而富有进取心,然而,一场罪恶的战争使这块宝地面目全非,农民土地荒芜,工商业流离失所,各行各业洗劫一空遭受重挫,1938年前全县共有小型手工业65户,主要分布在县城,东镇和横水镇,其中木器业户5户,铜锡器业户10户,银炉3户,铁业7户,石制品业5户,竹制品业2户,染坊3户,裁缝户   户,制毡业8户,肉类副食加工业业9户,面粉加工业2户,中药材加工6户,皮麻制品业2户,1938年3月3日,日军侵入闻喜城区,除“诚意祥”“骏兴魁”、“万合成”、“成义德”等大商号转移出部分商品外,90%商人弃货而逃,货物多半被日军掠夺桌椅货架被烧掉,商人先后有80余人遭杀害,逃出县城的商人职能在乡间摆小摊度日。

    抗战前闻喜县教育比较发达,1937年全县共有初小272所,教职员工286名、学生11032名,入学率达66.6%。日军侵入闻喜后,小学一个时期全部停办。1939年,日军强迫各村恢复学校,校名院为“新民小学”,1939年成立新民小学48所,初级班48个,学生1679名,1942年本县有新民小学212所,651个班,学生9855名,教职员236名,日军投降后为阎锡山县政府接收,1945年秋冬,阎锡山县政府恢复小学教育,成立完小1所,初中259所,学生10909人,教职员384名,在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建立了稷麓县民革两级学校及闻喜第二完小。

    中学教育,1938年闻喜抗战爆发前,闻喜中学共招生26个班,毕业23个班,毕业学生1100名学生以本县籍为主、男生居多、女生仅十七、十八班两班4名同学,主课有国文,数学,英语3门,副课有历史、地里、博物、法制大意,经济概论及手工、图画、唱歌、体操等,初中一、二年级要练大字,作文每周一篇,主课在上午,副课在下午,多年未变,抗战爆发后,学校在1937年底将全部档案,仪器,教具运往上邱村藏于杨延栋大厅房,后因战乱全部散失。1939年7月10日校园被日军烧毁。

    三 日本侵略者在闻喜的主要罪行

    (一)烧杀抢劫,无恶不做

    1938年5月17日,国民党第十四军八十五师,第三军七师和闻喜县抗日游击队配合,围攻闻喜县城,前后达50余天,守城日军河野部队日有死伤,日军惊慌不安,7月10日,日军援兵半岛师团到达,围城部队撤往中条山。当日,日军将红鹤楼、涑滨书院、闻喜中学、关帝庙、马王庙、岱岳庙及西关皮坊、铁皮厂等十几家商号焚为灰烬,杀死王金德,阴锁娃等十几名群众。

    1938年7月,日军沿同蒲铁路向西翼扩张农历六月初十,在阳泉头村遭到红枪会抵抗,日军进村后,杀害孙炳振等6名村民,烧房40余间,杀死耕牛20余头,牵走骡马20余匹,同一天,日军袭击侯村,杀害杨登云等9名村民杨登云被破腹开膛,挖出五脏;杨鸣凤被刺刀戳进肛门,活活搅死,农历六月十七日,日军洗劫蔡薛村,全村180余间房屋被烧毁,未能逃脱的三个老太婆及两个小女孩被让金大火烧死。

    1939年农历9月13日,日军攻战裴社村,将19名村民排成一行全部以机枪射死,同时见人就杀,贾兆增一家4口被杀,马日荣7口亡家全部遇难,全村总计被杀58人,烧房500余间,牲畜、粮食、家具毁坏一空,同日,日军又烧毁小王村房屋57间,杀死村民17人。

    1939年农历十一月,前偏桥日军据点内5名日军到蔡村上院,一日金兑换法币,国民党军十七军某部将其全部击毙,次日拂晓,日军大队人马包围上院村,仅抓住7名未及逃走的老弱病残,严刑拷打,从沟内找到被埋的5具尸体,日军当即杀死7名百姓,埋入坑内,随之放火烧村,烧毁房屋425间。

    1942年农历九月二十四日,日军带40余辆马车,到侯村强拆民房,次日马车增至200余辆,并有汽车开来,从九月一直拆到大年三十,将3000余间房子拆得不剩一间,千余百姓流离失所,忍饥受寒。

    1942年腊月初二下午,日军驻横水情报主任龙升带日兵及情报梁希田,常振山等人,来到白石界元村,日军找到群众躲藏的窑洞堵住窑门,每次绑走1名青壮年男子,拉到50米处山壑口刀砍,枪杀,共杀32人,尸体堆积崖下,又逼迫小海抬来凉水泼向尸堆,几名昏死者被泼醒发出呻吟,日军复以刀枪杀死,32人中29人殉难。

    1942年11月20日,日军以集训全县教师为名,将到会教师全部扣捕,连同在各村搜捕的教师和农民共计百余人,关在7处牢房,日军逐一拷打,使尽各种残无人道的刑罚,强迫教师们承认是共产党员,4人最后失踪,小寺头学校教师剡希何被活活打死。

总计日军侵占闻喜期间,杀死4054人宰杀和抢劫牲畜10295头,抢劫粮食157130石,烧毁房屋12461间,日军罪行,整竹难书。

    (二)制造重大线索

    侯村惨案:1938年农历六月十日,日军袭击侯村,杀死村民杨登云、姚大成、杨凤鸣等九人,抢走牲口30余头,糟蹋和抢走粮食10余万斤,1943年9月20日,日军对侯村再次洗劫,群众闻讯提前逃走,日军先后两天驱使40余辆大车,10多辆汽车和数百名民夫,见房就拆,见物就抢全村47座四合院,71座厅房,3000多间砖瓦房被拆得一件不留,到处残垣断壁,一片废墟,1000名群众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裴社“九·一二”惨案:1939年农历9月13日,日军因本月在配社村三次连遭重挫,逐挟愤报复,于是早7时左右,集结兵力,杀奔裴社村,前面坦克开路,后面卡车紧跟,刚进南关村,便见人就杀,见房就烧,见东西就抢,村民马德良和母亲,弟弟首遭杀害,马永茂、马槐树、马四娃、马希孔等十几人被赶到场院里,遭机枪扫射,坦克碾压,马日荣一家7口被杀死,一时间烟雾翻滚,腥气冲天,血流成河,坦克从南门进裴社村,三官庙东胡同19个村民急往刘永辉家的地窖躲藏,被日军截住,全部用刺刀刺死,贾正珠,贾培珠和贾正海等刚逃进王玉婷的大门内,有六个日军追来,贾正珠被当场刺死,贾培珠身负重伤,贾正海和母亲,贾罗罗的父母亲均被活活烧死,贾正意全家4口被杀绝,贾挺延、郭银喜、景崇德等许多人被杀死在大街上,贾正亭父子3人被杀死在本家大院内,李启东等7人被杀死在大门口,李吉东等七八人被逼出地窖遭残杀害,王存礼等人急又钻进地窖,日军用柴火将他们熏死在窖中,刘丽虎带领姐妹5人跳井而亡,贾全玉等几人躲在楼板棚上被烧死,青年贾德功正想反抗被日军用铁丝捆绑,并浇上汽油,推到其母亲面前活活烧死,更多的村民被赶到一个场院里,敌人先用机枪扫射,再用坦克碾压,仅半天时间,杀死村民93人,烧毁房屋600余间,抢光牲口100余头,财产损失不计其数,当日日军又捎带到小王村,杀死17人,烧毁房屋57间。

    下丁惨案:1938年,日军借口两名日军被下丁村村民杀死,前来报复,大部分村民已事前闻讯躲藏,日军气急败坏,将村民王原义捆绑吊打,灌辣椒水,百般摧残,最后予以活埋,村里老者丁宝来向日军讲理被当场枪杀,残疾人叶水彩和崔富财来不及逃脱,崔富财被枪杀,叶水彩被日军活活烧死,日军共烧毁房子300多间,枪杀牲畜200余头,毁坏财物总价按当时近百万元。

    蔡村上院惨案:1939年农历八月,几十名日军前往蔡村上院寻找日军尸体,村民老携幼,四处逃避,日军一连找了一个多月,日军尸体毫毛未见,遂大肆报复,从此,蔡村上院村民有地不敢种,有家不能回,为行路方便,村民纷纷托亲拜友,把蔡村的“良民证”换成了外村籍的“良民证”让日军一筹莫展,日军恼羞成怒,于十一月的一天,近蔡村见房就烧,见家具就毁,将蔡村变成了一片火海,烟云趁着风势,飘过了白石,界元,乃至25公里外的绛县横岭关一带的天空,村民望着滚滚浓烟,痛心疾首,放声大哭,此次日军共烧毁民房500多间毁坏窑洞400多孔,抢走粮食及其它什物不计其数,之后日军从沟内找到5具日剧尸体,更是凶相毕露,枪杀无辜村民李存慕、郭四龙、郭金康、王青山等七名群众埋入坑内,随亡放火烧村,共烧毁房屋425间,使蔡村250多户农民1000余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丈八村惨案:1940年10月,国民党34均218旅驻丈八村,日军侦查得知后,遂于10月6日直扑丈八村,群众四处逃躲,日军在丈八村驻扎一天,杀死大牲畜数十头,烧毁民房200多间,烧毁家具什物不计其数,次年5月4日,一队日军又进入丈八村,见物就抢,见人就杀,枪杀村民董寿才,董桃山,董高宽,董根山,高家婆等5人,还用刺刀刺死董国保,抓走民夫多人,拆毁民房百余间,此后日军长期驻扎丈八村,直到1944年3月才离开,期间,群众无家可归,长期逃离在外。

    横水惨案:1940年腊月,日军在横水镇杀害阎三成等30余村民,并将人头摆在城门口的长几上,恐吓抗日群众。

    界元惨案:1942年腊月初二下午,日军驻横水镇情报主任龙升带日军及情报队长梁希田、常青山等人,向界元村扑来,村民闻讯,百余人慌忙逃亡村边沟里花古嘴,挤在梁文庆家里的一眼窑洞里,日军发现后,堵住窑口,每次叫出一名青年男子,绑到50米处一个山壑口予以杀死,如此一连叫走32人,或刀砍,或枪击,统统处死,尸体堆积崖下,日军又命小孩抬来河水泼向死堆,几名昏死者发出呻吟,日军又一一用刀,枪补杀,32人中幸存者仅有王华、王福来、张喜德3人,29人殉难,占到全村青年男子总数的80%。

    沟西庄惨案:1941年七月三十一日,日军对沟西庄进行了惨绝人圜的大屠杀,共杀村民74人,所有房屋,财产连枪带烧,一扫而光,惨不忍睹。

    (三)强征劳工修路、拆房

    1938年日本侵略军为进攻稷王山,中条山区,强征民工修筑县城至刘家场公路13.5公里,县城至五龙庙公路10公里,东镇至薛店公路13公里,河底至葛寨公路9.5公里,均为土路面。

    (四)摧残文教事业,实行奴化统治

    1937年全县有初小272所,学生11032名,教职员286名,中学只有闻喜中学一所,1938年3月日军侵入闻喜后,初小一个时期全部停办,大峪民族革命两级小学成立于1939年4月,校长张吉辰,教员剡希何,仇宝珍,学生有三四十名,闻喜第一院小成立于1945年7月设在乔水沟,仅一个高小班,学生二人,1946年喜迁至河底镇,抗战期间,一些爱国知识分子在偏远乡村自筹资金兴办学校,全县有10余所,突出的有中董私立补习学校,寺底私立涑滨小学,1939年,日军强迫各村恢复学校,校名为“新民小学”1939成立新民小学48所,初级班48个,学生1619名,1942年本县具有新民小学212所,651个班,学生9855名,教职员236名,日伪政权兴办的学校中,以新民两级小学与姚村日语学校较为出名,1945年秋冬,阎锡山县政府恢复小学教育成立完小1所,初小259所,学生10909名,教职员384名,1947年4月闻喜全境解放,除接收阎锡山政府的全部学校外,又恢复了一些小学校,至1948年底,全县有高小,完小5所,初小259所,教职员384名,学生10909名,闻喜中学由于战争爆发原因于1937年底将全部档案、仪器、教具运往上邱村藏于杨彦东家,后因战乱全部散失,1939年7月10日闻喜中学被日军烧毁,1946年10月,阎锡山县政府在县城成立中学青年入学,先后招生两个班120人,1947年4月闻喜县城解放,中学解散,月底恢复闻喜中学校,通知原有学生返校,学生只有一个简易师范班,县长卫逢祺兼任校长,冬天,国民党挑起内战,学校停办,1952年5月闻喜中学重建,当年9月开学,招收初中生300人六个班,教职员工15人

    (五)大肆破坏烧毁文物

    1938年5月17日,日军将红鹤楼,关帝庙,马王庙,岱岳庙等放火纵烧,在各乡镇扫荡,清乡残暴中使众多建筑毁于一旦,全县众多的古碑,牌楼,家谱族谱,书画洗劫一空,文物价值的损估难以计量。

    (六)传毒贩毒气焰嚣张

    1940年初春,日军占领大部分县境,毒品(面料)随之传入,县城卖料面者达30余家,罂粟种籽也引入县境,据东镇,横水,河底,郭店等平川地区统计,种植面积达二千亩左右,卖鸦片者大发横财,吸食者则倾家荡产,日军同时发动了另一场罪恶战争。

四、人口伤情况

    日军侵占闻喜七年,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使闻喜人民蒙受了空前的灾难和磨难。

    抗战时期人口伤亡是指因日军发动侵华战争而造成的人口伤亡,人口伤亡的统计步骤为:首先,核对原始资料中提供的数据,填写人口伤亡统计和人口伤亡各分类表,然后,填写人口伤亡统计总表,人口伤亡统计主要分直接和简介人口伤亡,直接人口伤亡又分死伤和失踪三类,间接人口伤亡再分被浮捕,实民和劳工三类。

    人口伤亡统计汇总情况

    此次调研列入统计表中的闻喜县抗战期间人口伤亡人数为  4177 人,其中直接死亡  1793 人(男 1620 人,女 173  人)间接死亡 2384 人(男 2296 人,女 88  人)。通过本次全面调研,我们这次取得的数据是在全面查档和全县范围内进行遂村逐户社会条差基础上获得的,均有据可查,统大部分伤亡名单有名有姓,有具体的伤亡地点和时间,证人证言一应俱全,可以比较客观事实,全面翔实,基本上反映了当时闻喜抗战伤亡这一基本事实。

五、财产损失情况

    日军侵占闻喜期间,不仅给闻喜造成重大人口伤亡,而且也造成重大财产损失,这次财产损失统计,为保证统计表的规范性和科学性,除按规定进行分类外,还严格按照上级党史部门下发的《关于抗战课题调研的财产损失折算方法》的规定,以抗战时期全国统一货币法币为计量单位,以1937年7月的物价指数进行统一折算,然后进行汇总,抗战期间,闻喜县因战争而造成的社会财产损失:农业类林业238870棵、牧业1639头,交通类公路2条,文化类文物1015件、古迹817座,教育类小学12所、中学1所。居民财产损失中:土地7220亩,房屋17188间,树木14160棵,禽畜54887头,粮食1103526公斤,服饰19852件,生产工具4599件,生活用品16446件,其他19间圈舍。

六、结论

    经此次调研而知,日军侵占闻喜七年间,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给闻喜的社会和民生造成巨大的灾难,自然这数据不包括好些自今无法统计和知道的损失,可以说,日本侵略者对闻喜人民犯下了滔天的罪行,留下了人类历史上最残暴,最不人道的一页,通过此次调研,我们拿出了确凿的证据和比较准确的数据,进一步揭露了历史真相,再现了当年的事实,向国际社会揭露了日本法西斯的侵略行径彻底戳穿了日本右翼势力的种种美化战争的谎言,从而维护国际正义推进世界和平与战争增添了浓重的一笔,对于青少年及后人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具有极大的启迪意义,通过此次课题调研,使我们深刻理解了“落后就要挨打”亡国那确实国将不国了,进一步暗示“牢记历史,不忘过去,珍爱和平,开创未来”这一深刻道理,激励38万闻喜人民开拓进取,迎难而胜坚强信念,为建设美丽、和谐、文明、进去的新闻喜而努力奋斗。


COPYRIGHT 2016-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闻喜党史办版权所有

地址: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 电话:0359-7028416 邮箱:wxdsyjs@163.com 邮编:044000 

晋公网安备 14082302000005号